第214章 各自精彩(1/2)

“齐,相信我会给你一个交代!”

鲍尔森其实也接受不了这个现实。

说好的华尔街大佬呢?说好的呼风唤雨呢?

可这次真的玩砸了!

这七、八千万股要是让一个人攥着,那就比他和齐磊其中的任何一个人吃的还饱。

这简直就不能忍受!

不过话说回来,鲍尔森觉得也不可能是一个人,应该是好几个大庄家都下场了。

就比如,巴菲特那只老狐狸。

当然,索罗斯也跑不了。

包括,和巴菲特、索罗斯有着同样嗅觉的风投独狼——瑞达利欧。

华尔街是卧虎藏龙的,谁也不敢小看谁。

说句不好听的,鲍尔森认为,杰拉德.墨林那个老混蛋都有可能闻到了血腥味儿,而杀了进来。

都是千年把狐狸,这谁说的准呢!?

他估摸着,如果这些人下场夺食,平均下来,一家最多的也就吃一两千万股,不可能比自己赚的更多了。

好吧,也不允许他们比自己多啊!

鲍尔森越想越头疼。

他可以想像,若干年后,当这些不再是秘密,华尔街会流传他和齐磊的这次精准操作——血赚四十亿的传奇故事。

也许鲍尔森会拄着拐棍儿面对记者,向年轻人炫耀着曾经属于他们那个时代的辉煌。

可是,问题来了,想像一下:

就在鲍尔森颤颤巍巍忆当年的这个时候,突然蹦出一个混蛋家伙,比如巴菲特。

说:“其实那次,我比齐和鲍尔森赚的更多,我要感谢他们的慷慨!”

“Oh, God!please!!”

那我不就成了背景板了?

鲍尔森不敢往下想了,钱多钱少这都是小事儿,关键大佬丢不起这个人。

如果真的遭遇那么尴尬的局面,鲍尔森会死不瞑目。

“到底是谁呢?”

鲍尔森这个纠结啊,谁特么在我的锅里,捞我的肉!?

……

以上虽然都是鲍尔森的猜测,不过,他还真猜对了,但也猜错了。

他点名的这几个谁也没跑了,真的都是千年的狐狸,又贼又狠。

巴菲特、索罗斯、瑞达利欧,还有杰拉德,全都下场了。

只不过,鲍尔森想不到的是,此时此刻,这帮人不但没偷着乐,其实心情也复杂得很,不比鲍尔森轻松多少。

唯一兴高采烈的,是巴菲特老爷子。

现在高兴得很!

早在鲍尔森发动纽交所拉低企鹅股价的时候,老头就发现不对了,鲍尔森那家伙在玩花样。

只不过,巴菲特发现归发现,却没有像色狼盯上小媳妇似的生扑。

2.2亿股的流通盘,老爷子看不上,这能捞多少油水?

再说了,他也不想和鲍尔森因为这件事发生什么矛盾。

所以,巴菲特很收敛,企鹅股价下到0.4米元时,隐蔽地吃了有600多万股,就不动了。

赚多赚少,他不在乎,老爷子就享受这种看透的快感。

结果,失算了,涨的有点多。

那个叫齐磊的中国混蛋心狠手黑,谁能想到,他能把股价操作到42米元这个天文数字。

嗯!这小子不错,有我八成功力了。

但是话说回来,老爷子心态好啊,600万股,赚了两个多亿。

下次见到鲍尔森,见到齐磊,他可以作弄一下那两个混蛋,“我从你们的口袋里,抢了两个多亿。”

“哈!!”

……

索罗斯现在不是高兴,是郁闷。

他也发现了企鹅在控盘。只不过发现的晚,动手也晚。

他没巴菲特那么看得开,以凶狠著称。是想多吃的,而且能吃多少吃多少。

可惜,实在是太晚了,等他开始动的时候,其他庄家已经打饱嗝了。

就吃了400万股,而随着股价坐火箭一样往上涨,索大爷更郁闷了,400万?

要是4000万该多好啊!不就原地起飞了?

“shit!”

所以,企鹅那边每放出一个利好,就跟踩他胸口似的。

华盛顿放宽监管索大爷郁闷。

齐磊发布财报,索大爷郁闷。

好莱坞站台,索大爷还郁闷。

等到微软发财报神助攻……

“特么的!!比尔你是猪吗!?猪都比你有脑子!”

什么特么玩意!?

太不专业了!

好巧不巧,在一家餐厅享受晚宴的时候,遇到巴菲特了。

两只老狐狸一见面就相视一笑,都不用问笑什么,这段时间,整个华尔街都只剩下“企鹅股票”这一个话题。

巴菲特,“你买了?”

索罗斯,“这么说,你也没错过。”

巴菲特,“买了多少?”

索罗斯,“不多,就400万股。”

巴菲特,“哦,那比我少点,我6000万。”

索罗斯:“……”是少点吗?

巴菲特,“什么时候抛?咱们错开时间,比较好操作。”

索罗斯,“……”我就400万股,和你错什么时间!?

嘴上却道:“没想过啊,先放放看。”

巴菲特,“那我先抛了吧!”乐颠颠的。

索罗斯,“……”

想不通了,“那么着急抛干什么?”

巴菲特,“一个中国人,终究是麻烦,不太看好。我觉得,42米元已经是极限了,赶紧离场。”

索罗斯,“……”

好吧,老爷子和索大爷想法一样,极限了,该抛!

想到这儿,“今天我买单,让我先抛!”

巴菲特,“你不再等等了?”

索罗斯,“不等了!”就像刚才装叉的不是他一样。

巴菲特一听,“要不这样吧!反正才400万,你30米元转给我,我一起操作了。”

索罗斯瞪眼,老王八蛋,怎么不去死!

“41米元!”

“35吧!”

“40!”

“好了好了,37!就这么定了。”

索大爷:“……”

最后,“39,不能再少了!”

“行行行!”老爷子很吃亏的认了这个价格,“你啊,越老越吝啬!”

索大爷,“……”

怎么好像我占你便宜似的呢?

不过,索大爷也算过账了,去除手续费,还有抛售过程中的价格浮动,39赔不了太多,一股也就让巴菲特赚一块多。

几百万的事儿,和他计较什么啊?

不过,羡慕啊,6000万股,这老混蛋赚大发了!

索大爷更郁闷了。

殊不知,巴菲特老爷子也在那算账呢,600加400,等于1000万股…占企鹅总股份的1.1%?

嗯,也行了!

还抛?

老爷子心里冷笑,抛个屁!

别人看到的是从0.4涨到42.,而老爷子看到的是,企鹅还有三石未来的潜力。

此章加到书签